手风琴的钢琴情结

文章 (10) 2022-01-20 15:37:45

将钢琴键盘引入手风琴,无疑推动了手风琴的发展,迎合了人们对键盘的偏爱。“键钮式自由低音手风琴”的出现,使人们开始理智的看待键钮式手风琴与键盘式手风琴并存的新时代。
手风琴自上世纪二十年代被引入我国,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手风琴艺术已形成独特的文化现象,成为某一时期的艺术风景线。人们对手风琴的认识,大多是从右手的键盘开始的,被称之为“背在身上的钢琴”“把在手中的风琴”。在钢琴与风琴尚未普及的时代,手风琴具有方便,节奏感强,音乐丰富的特点,受到人们的喜爱是自然的,但这并不能完全表明手风琴的文化特色。人类学家马文?哈里斯说:“艺术不是人类经验中的孤立部分,它和社会文化体系的其它方面紧密相连,并深深植根于其中”从手风琴的键盘究其与钢琴的琴情之同,
不难看出钢琴的影响力。
一、键盘――钢琴的情结特征
琴键不独为钢琴所有,钢琴前面的大键琴(又称羽管键琴)、古钢琴。比钢琴更早的还有管风琴,13世纪就已用键盘取代滑板。不管是风琴还是钢琴,人们一概以双手在键盘上演奏称之为“弹琴”。一方面将所有持有琴键的乐器称之为键盘乐器,另一方面也显示了键盘乐器演变的必然。
钢琴与风琴的最大区别在于震动发音的方式的不同。钢琴的声音来自敲击,由敲击琴键到击动琴弦,完成的是力的大小控制;风琴的声音来自开启,由开启琴键到开启音管,完成的是气流多少的控制。由此不难看出钢琴与风琴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障碍,谁也不可能完全替代另一类乐器,音色是决定一切的。
管风琴经历了滑板、手柄、并以键盘来进行最终的演奏展示。而钢琴一开始就采用键盘演奏展示。而这种在键盘上演奏的展示手段,从钢琴走上舞台一直维持至今,成为钢琴演奏的主要特征。钢琴演奏时手指与键盘的接触成为人们欣赏钢琴美妙音色的短暂而又无限的空间所在,键盘成为钢琴音符跳跃的外在表情。没有键盘就如同二胡没有弓子,钢琴似乎一切都寄乎于键盘,键盘就是钢琴,许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许多人都是从键盘开始认识钢琴的。
钢琴被视为最完美的乐器,从1768年,J?S巴赫的第一场钢琴独奏音乐会开始,无数的音乐家在使用它,各个时代的顶级音乐家在用它作曲、演奏,钢琴丰富的表现力,将钢琴推上了乐器的颠峰,被誉为艺术皇冠上的明珠。
人们对某一种艺术的推崇往往到爱屋及乌的程度。对艺术的认可往往是形式和内容的兼容。钢琴在艺术上的地位,使得人们对钢琴乐器本身产生一种情结,钢琴是高贵典雅的象征。同样是键盘,管风琴表现的是神圣与庄严,电子琴表现的是时尚与轻盈,脚踏风琴表现的是启蒙与瑕想,手风琴表现的是娱乐与参与。此时此刻,乐器的属性已经超越了原有的外表形态,而给予了更深刻地文化属性――象征性。
手风琴进入中国的历史不足百年,之前已有钢琴,风琴先期进入。早期的文献资料中,未表明手风琴是键钮式还是键盘式,但从东北地区的手风琴发展看,随着白俄罗斯侨民的涌入,19世纪末,20世纪初已有大量的“巴扬”存在。东北地区的手风琴手大都是先习键钮式后习键盘式。上海的王庆勉创办了“中华口琴会”,最初是键钮式手风琴,其弟王庆善在日本留学时学会了键盘式手风琴,四十年代初才回到上海。石人望创办的“大庆口琴会”,使用的是德国键钮式全音阶手风琴,后其妹在1935年左右学习键盘式手风琴。而中国著名作曲家朱钱身则是在1938年开始随石人望学习键钮式手风琴,由此可见,最早进入中国的是键钮式手风琴,即使在30、40年代仍然是以键钮式为主。
从另一方面讲,我国的手风琴制造业,也是从东北起步,在白俄罗斯手风琴制造师的影响下掌握了“巴扬”的制造技术,其后逐步走向内地。中国的手风琴制造业真正的发展是在新中国起步的,几十年间“键盘式传统低音手风琴”一统天下,并且技术业已成熟,是什么原因使键盘式得此厚遇?
有一种说法:巴扬是民族乐器,钢琴是世界乐器,(此说法在50年代十分流行)其实这里指的不是手风琴和钢琴的差异,而是手风琴的键钮和键盘之争,谁更接近钢琴!手风琴与钢琴在键盘上找到了相似点,就是这一点让键盘式手风琴在中国风行几十年。
二、情结――不仅仅为手风琴独有
在世界通用的乐器分类标准中,将钢琴,管风琴,电子琴,手风琴称之为键盘乐器,钢琴与管风琴的前辈也列入其中,丝毫没有考虑其它因素,其实远不止这些。除了前文所述管风琴曾经有过的滑板、手柄时代,近代更有笙――中国传统的吹奏乐器也进入这一行列。
笙,早在殷代就已出现,至今已有3000年的历史。1777年,阿莫伊特神父将笙带回欧洲,笙传入欧洲后,1812年,德国人费里德里克?巴赫曼制造了第一台簧风琴(手风琴早期的雏型)。1829年,奥地利人西里勒斯?德米安增添了和弦键,制成了第一架手风琴。19世纪早期的手风琴大多属于键钮式全音阶手风琴。1852年,钢琴键盘第一次安装手风琴上,将右手的键钮部分改为钢琴式键盘,由此键盘式手风琴得名,“手风琴”以区别于键钮式手风琴。由于半音阶键钮式手风琴在俄国称之为巴扬,键盘式手风琴就独享了手风琴的称誉,起码在中国是这样的。
一件乐器仅仅是由于改装了钢琴键盘就得到了如此大的市场,享有了理应共享的乐器名称,可见其受钢琴的影响有多大,“原本手风琴是利用中国乐器笙的发音原理发明的(这一观点已为世界所公认),在欧洲受钢琴的影响是自然而然的。经历了指按、键钮、键盘、钢琴键盘的演变之路,最终成为了一种独立的乐器。那么笙呢?笙在中国呢?
笙在中国几千年没有改变,不论是大笙,还是小笙(和),在漫长的进化中,仅有长、短、多、少的变化。只是到了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才出现了抱笙和排笙。尤其是排笙,将笙的音孔都改成了按钮,后又改成键盘,以方便有钢琴基础的人演奏。又是一个钢琴!人们似乎从排笙的改制中看到了管风琴的影子。其实在元代,我国就已经将从波斯传入的管风琴称之为“兴隆笙”、“殿庭笙”、“巨笙”,“兴隆”大概是指其声音宏伟,“殿庭”言其在教堂使用,“巨笙”是其巨大无比吧!
笙和管风琴的历史都很长,笙传入欧洲演变为手风琴,在本土改制为键盘式笙,管风琴彻底告别手柄时代,它们都走过键钮(手柄)之路,最终落在了键盘上。钢琴从古钢琴起,就一直存在于键盘上,方便、直观,是键盘强大生命力的所在。至于,钢琴对乐器改制的影响,其实质仍是心理差异所至,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
在文化交流中有一个基本的定式,文明的、先进的、优秀的向欠发达地区的流动。钢琴是音乐皇冠上的明珠,是乐器之王,自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神圣,人们的理想化倾向自然向其倾斜,手风琴的键盘式,只所以有绝对的市场占有率,不能不说是反映了人们的理想追求,是正常的、合理的,有点类似我是某某地方人,我和某某是同一故乡之类。
在人们的心理定位上,世人推崇的就是最好的,做不到最好也要相似,所谓“象不象”三份样。那么多的作曲家,钢琴家为世人所尊重,钢琴是他们必不可少的道具。即使是现在,哪位作曲家的房间里没有一架钢?哪一位音乐学院的学生不学钢琴?至于作曲系的学生被称为音乐的王子,钢琴专业的学生被格外重视,则更是所有学校的惯例。会弹钢琴是音乐人的最基本条件,那么键盘的作用就重之又重了。所以说,键盘情结并不仅是手风琴所独有,而只不过是表现的更突出,在键盘式与键钮式之争中凸现的更集中而已。这种偏爱是真爱,但是有一定心理错觉的错爱。
三、情结的偏爱与理性的回归
在手风琴前期的发展中,键钮式一直占主导地位,无论是手拉式风鸣琴、手风琴、还是半音阶手风琴。直到1852年巴黎的巴松将钢琴的键盘引入手风琴中,才结束了键钮式一花独放的时代,并开始了键盘式独领风骚的钢琴情结之路。
在俄罗斯,键盘式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人们更偏爱于键钮式,尤其是在1905年“巴扬”的出现,不仅使键钮式完全占领了舞台,而且流传至东欧。在向中国的发展中,白俄教师的乐谱大多是巴扬的记谱法,为了适应键盘式不得不重新改写指法记谱。
巴扬的百年历史,向人们展示了手风琴的另一面――键钮的风采,由贝司→传统自由贝司→可变自由贝司。右手有64个音,再加上左手的和弦,成为钢琴之外,音域最宽的乐器。从巴扬的发展,我们没有看到钢琴情结,没有丝毫的对键盘的偏爱,而只是实用!也许在一个手风琴的王国,它可以对钢琴说不,但对一个外来乐器逐步被演变为民族乐器,其情结又是什么呢?
任何文化的交流都有一个整合,适应的过程,越是具有价值的文化,更容易被别的文化所汲取。文化不仅具有排它性,更具有溶合性。一旦一种文化,被另一种文化所接受,便成为一种文化自觉,形成一种新的文化容体。手风琴只所以能够在短时期内成为俄罗斯的国乐,所适应的不仅是一种乐器的力量,而是这种乐器所张扬的气氛,是手风琴那热烈,便捷的文化特质,迎合了俄罗斯民族热情,参与的娱乐氛围,并很快得以发展壮大。所以在这里钢琴的键盘情结只能是秀于其中了。其实现在我们称之为民族乐器的琵琶也印证了这一点,已丝毫看不到胡琵琶的影子。
钢琴键盘引入手风琴,无疑是推动了手风琴的发展。迎合了人们对键盘的偏爱,以至于影响了100多年。但偏爱终究是一种远离正确的选择,偏爱与理智的较量随着“键钮式自由低音手风琴”的浮出,使手风琴人开始理智的看待新的时代。键钮式与键盘式的优劣明显的显示出来。
在音域方面,传统的120贝司键盘手风琴的低音仅有一个八度的7个音,不分高低音,其余的贝司只能演奏固定的大三,小三和七和弦,音域很窄,难以表现大型作品。而目前的双系统自由低音手风琴(以意大利布伽里97键巴扬为例),左手贝司增加了55个至58个低音键钮,几乎达到了钢琴相同的音域,使手风琴的结构和表现力更加完善丰富。
巴扬手风琴的突出点在于键距的缩小和音键排列的科学。键钮的运用使得空间增大,巴扬手风琴八度的感觉和键盘五度的感觉一样,演奏速度明显提升,提高了准确度。键盘式手风琴右手部分与钢琴键盘排列相同,而巴扬琴改变了直线排列法,延伸了横向的结合,在平面上做足了文章,满足了手感的滑动舒适感。
听键钮式自由低音手风琴演奏,人们仿佛在欣赏一种新乐器,主要是音乐表现力的丰富,而这一切都来源于键钮的增多。在传统键盘式手风琴上人们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键盘不能无限的延长。人们选择了键钮,是键钮扩大了音域,丰富了音色。
键钮式手风琴的推广势在必行,国际大赛说明这一点,许多老师的教学也证明了这一点。在我国键钮手风琴无论是在制造,教学、还是演奏,都仍处于起步阶段,路还很长。但人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对键盘式手风琴钢琴情结的减少,更多的人会理智地看待键钮式手风琴,键钮式手风琴与键盘式手风琴并驾齐驱的时代正向我们走来。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