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一场秋

文章 (31) 2022-11-29 10:31:18

秋的眼眸流转,似是秋水澄于天。

秋天,不是一夜之间。

闽地的秋是含蓄的,不同于北国越染越浓的灿黄,少了色彩上的张狂和肆意。除了偃旗息鼓的暑气,短袖难掩的酷意,再无痕迹。

初秋还没有陷入凛冽萧瑟的境地,暄气初消,隐约间又有种温和的情味,像是汤面的暖雾。

倏忽,脑海浮现了故乡的小摊。

思念一片土地,是由思念一种味觉开始。

一个小摊儿。摊主是位老妇人。她满头的银丝沾染着白汤的暖雾,一身布衣立在我记忆深处。我最爱她手下的大碗——一勺滚烫白汤底,一股陈醋,小撮剁椒,秘制的紫菜配上白白鼓鼓的肉片,点缀上粒粒葱花。红的,绿的,白的,紫的,汇成了我的味觉,我的往昔。

这福鼎许不是顶正宗的。

我却也没尝过旁的有这般好味道了。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再看看这光景。

呆呆地望着喧闹的门口,身上被披上溶溶月光。顶上的月,单薄地倚在母校的墙沿,点点月辉衔散在凉冽的夜空。不大的铁门边是人流匆匆。

摊边亦是。

猛地,我从这场景中被扯出来。

秋分已过,夜浸墨了大学周围的一片,在我的脚下仿佛横着沉睡的大海,

北门的夜晚又像暗涌的浪花似的,浮起来北门口的扬尘,扬去鼻尖的酸涩,夜晚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刻,夜幕下一簇簇的摊子,远远看是一团团的光斑,变换了它们通常的形状。我吸吸鼻子,这烟火气又让我泛起了笑容。

去了曾经的小摊,去觅食,去感受北门的街道。我们总是很容易被感伤,也很容易被治愈。

借我猝不及防的思念。

借我不言而喻的感动。

愿无限秋意掠过,总有故事可说。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