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睡科技:对于科技研发的“感冒”程度令人担忧,或无核心竞争力

科技 (9) 2021-04-03 14:51:28

近日,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披露了IPO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自有品牌科技创新家居产品的互联网零售公司。公司主营业务为高品质易安装家具、家纺等家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

趣睡科技成立于2014年10月22日,公司宣称自创立之初即以“科技立业”为愿景,在产品研发中融入科技创新元素,强调产品的科技属性。但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其在研发投入方面却少得可怜,其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2017年度至2019 年度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88%、1.11%、1.14%。可以说,研发投入占比非常少,且没有明显增长迹象。

同时,发行人此次拟使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总计80522.31万元,主要用于投资全系列产品升级与营销拓展项目、家居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数字化管理体系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其中,拟投入研发相关的建设项目资金总额为19266.07万元,约占总投入金额的1/4,分三年投入,每一年的投入都比发行人之前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要多不少,与最近的2019年相比,是其研发投入的近10倍。这极易让人产生联想,发行人在募集到资金后,是否会按照计划将这些资金投入到研发当中呢?

另外,发行人的所有产品均采取外包生产方式,笔者感到疑惑的是,既然研发投入如此少,产品生产又都外包了,难道发行人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到产品销售上了吗?这不符合一家科技公司应有的旨归吧?如今,创新意识已经在各行各业中深入人心,如果一家科技公司在产品研发、创新等方面乏善可陈,未给以足够的重视,那么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必然会失去核心引导力,最后被市场所淘汰。

人才作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特别是研发人员对于企业创新来说至关重要,但细观发行人在报告期内研发人员的学历背景,本科以下的常年占总研发人数的一半以上。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认为,其真正的创新、研发能力有多高值得商榷。根据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显示,其主要产品为床垫产品和枕头产品,并占据了营收的绝大部分,2017年度到2020年6月,这两类产品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82.37%、78.82%、72.31%、70.37%。这说明,长期以来,发行人没有研发出其他更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类型,一直让床垫和枕头这两类产品“唱主角”,这也从侧面一窥发行人的研发能力到底如何。

值得注意的是,其研发人员的离职率呈现出持续升高的趋势。报告期内,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6月30日,其研发人员离职率分别为18.52%、19.44%、30.19%、25.00%。对此,发行人回应称,其主要变动原因包括个人职业发展考虑、工作地选择与出差安排较多等等。发行人2019年离职人数增加的主要原因系报告期内发行人持续拓展智能家居品类产品体系,随着发行人经营规模与品牌声誉的逐步提升,对相关产品研发迭代要求进一步提升,对新材料、新工艺等方面的要求持续提升,需要持续招募具备互联网思维、持续创新的研发人员。基于上述因素,相关研发支持人员变动更替的情况有所增加。虽然发行人对于研发人员的变动成因做出了相应解释,但人员流动过大势必会影响到发行人整体产品的研发进度和水平,同时研发人员持续外流也势必会增加发行人相应重要技术的外泄风险。

说到技术外泄风险,还不止人员变动这一项,笔者发现,发行人采取的是生产全部外包的方式,也就是说,发行人只管设计、研发、销售等,而生产环节全部交给合作伙伴,包括设计的新产品以及企业技术等都交给了合作伙伴,这又增加了技术外泄的风险。据了解,廊坊华日家具股份有限公司是发行人2018年以前的五大供应商之一,曾因擅自将发行人的专利技术用在自己品牌的产品上使用与发行人产生过技术纠纷,后经发行人主动维权,这一事件才得以解决。但应当指出,如果发行人将全部生产环节外包的方式一直持续下去,技术外泄的风险依然很大。

另外,发行人的销售渠道也非常集中,主要包括小米系列平台、阿里系列平台、京东商城等第三方线上平台。而根据其披露的数据,主要营收均来自小米系列平台,2018年度到2020年6月,来自小米系列平台的营收占比分别为79.81%、75.56%、72.65%。也就是说,发行人的营收非常依赖于小米,这也存在一定的转圜局促。

总而言之,作为一家所谓的“科技公司”,发行人没有足够的研发投入和研发成果,这能保证可持续发展吗?同时,发行人自己并没有产品生产能力,全部靠外包,这又如何能称为家居制造企业?此外,发行人没有独立自建的销售渠道,这恐怕将对企业未来的发展、扩张之路带来很大的制约和束缚。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