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滋味

文章 (11) 2022-01-20 16:07:12

从来佳茗似佳人。在茶的大观园里,白茶便应该是妙玉了――容颜清冷,身世离奇,遗世独立,自成格局。多少年来,福鼎白茶遐迩闻名,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种香气馥郁、口味独特,甚至还有神奇药用功效的茶叶背后,隐藏着许多或传奇、或神秘的故事。
从来佳茗似佳人。在茶的大观园里,白荼便应该是妙玉了――容颜清冷,身世离奇,遗世独立,自成格局。多少年来,福鼎白茶遐迩闻名,其极品白毫银针更是令荼中老饕们奉若上宾、清供敬饮。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种香气馥郁、口味独特,甚至还有神奇药用功效的茶叶背后,隐藏着许多或传奇、或神秘的故事。扑朔迷离的海底茶山
谈茶必陆,似乎已约定俗成。所以,查找白茶的历史,首先要做的,就是翻阅陆羽的《茶经》。
可是,整本书从头到尾,只有短短一句:“永嘉县东三百里有白茶山”。至于白荼山的地貌风光、白茶的工艺口感。则一概不明。而且,这一句话还不是陆羽原创,而是他从隋唐日寸期一本名叫《永嘉图经》的温州地方志上抄来的――大多数人印象里谈茶论汤头头是道的陆茶圣,在白荼方面居然是一只“菜鸟”,甘当二道贩子。真是奇闻!是因为交通阻隔,无缘到访?还是因为产量太少,无法品鉴?已成佚史。
更诡异的是,这个“永嘉县东三百里”,居然是一个虚无缥缈之地。
史书记载,自从东晋撤章安郡、改永嘉县之后。直到清末,县治一直没有改变。《茶经》所说的永嘉县,就是今天的温州鹿城区。
但参阅地图,不由让人大吃一惊,温卅I以东100里左右,只有玉环岛等岛屿,再往东,就是茫茫大海一玉环的文且、柚子享有盛誉,但从来没听说过出产名茶,而且距离也不符合记载。
有人猜测,白茶山是不是指温州东南方的苍南鹤顶山茶场?但这种猜测显然疏漏不少,首先温州到苍南的约有130公里,若是以前的古道的里程来算的话,也不到300里之数;其次鹤顶山位于温州东南方;最重要的是,那里盛产雁荡毛峰等绿茶。压根不是白茶。
在没有合理解释的情况下,文人们的想像力被激发出来:或许辽阔的东海海底,真有一座曾经种满了白茶仙草的高山,那里有晶莹璀璨的玉树、绮丽夺目的琼枝……
这是真的吗?历史地理学泰斗陈桥驿的回答是:决无可能。
陈桥驿说,浙江沿海历史上确实经历过几次海进海退,海退时人类确实迁徙到更低处生产生活。但最近的一次海退发生在新石器时代,陆羽生活的1000多年前的唐朝,根本不可能发生。
正当我们准备放弃对《茶经》语焉不详的线索继续追查时,却忽然柳暗花明,找到了一本茶学茶史大师陈椽教授所著的《茶叶通史》。书中一句话令人茅塞顿开:“永嘉县东三百里是海,是南三百里之误。”没错,温州以南三百多里,正是以大白茶闻名的福鼎;而传说中美丽的白茶山,正是兀立东海之滨的太姥山。古墓隐藏的贵族私享
让人意外的是,来到太姥山之后,我们又听说了另一桩关于白茶的传奇。
就在2005年年底。陕西蓝田五里头村村北果园中一座古墓葬被盗,出土大批精美宋代瓷器。考古专家随后开始抢救性发掘。经过考古工作者考证,这座墓葬的主人就是北宋鼎鼎有名的“蓝田四吕”及其家族成员,即吕大钧、吕大忠、吕大防和吕大临,他们都是朝廷的重臣,其中吕大临更是北宋的文坛名士及金石学家,西安碑林博物馆最早就是他一手创建的。
2009年,经过3年多的发掘,一个铜质的渣斗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注意,原因是渣斗上附着一些外形奇特的茶叶。专家对比后发现。这些茶叶是产自千里之外福建的极品白茶。
四吕晚于陆羽两百年出生,何以这短短两百年间,连茶圣都无缘一品的好茶,变成了文人贵族寨席间的私享?
《中国名茶志》为我们提供的信息是:“福鼎大白茶良种可上溯至唐咸丰年间”。《宋史》里则说:“大中祥符朝闽越渐归王化,得南方物产无数,丰美绝伦。”
由此,一个清晰的脉络展现在我们眼前――唐朝时国人已经慕福鼎白茶之名,可惜因为交通不便等原因无缘亲近。随着宋代政治和经济中心南移,闽越之地渐渐开发,北宋在福建设立贡茶院,少量白茶开始进入上层王公贵族的生活;到了再晚些时候的明朝,更多的白茶走出深山,成了人们追求生活品质的象征。明代人田艺蘅在《煮泉小品》里说:“芽茶以火作者深为,生晒者为上,亦更近自然,且断烟火气耳。……生晒茶瀹之瓯中,则旗枪舒畅,清翠鲜明,万为可爱。”这里不经“火作”的“生晒茶”。指就是福鼎白荼。而明林祖恕、林爱民和清王孙恭、谢金銮等游太姥山时,曾将太姥山山茶烹煮着喝,这也与白茶出水较慢的茶性相一致。
延续千年的古法制茶
在福鼎采访期间,笔者听到了不少关于白茶的传说。传说的情节包括南极仙翁指点太姥娘娘用茶救麻疹、白发仙翁指点毛义用仙茶救母病、太姥娘娘托梦陈焕种白茶,而与福鼎一墙之隔的政和县,也有白发仙翁指点三小妹找到白茶救瘟疫。
这些传说有一个不谋而合的共性――假托得到“仙人”的指点而找到白茶并最初用于治病。我们在太姥山区的农村里。喝到一种山民自制的土茶,当地人叫它“畲泡茶”、“白茶婆”。当地人将这种荼泡在大茶缸里,味道相当清爽,而且久置不馊,类似寿眉。
专家说,这种不揉、不炒,纯自然萎凋晾干的茶叶,正是中国人最罩制荼的方式。早在周朝,皇室便专设24名茶官“掌以时聚茶”。那时开始,古人发现茶“使人益思,少卧,轻身,明目”,“令人有力,悦志”,于是茶这“南方之嘉木”、“草木之仙骨”除了作为药用外,还成为祭祀天地神灵和祖先的供奉品、帝王贵胄享受的奢侈品、方家术士修道的辅助品。而这些都需要茶的干叶,因为茶的鲜叶不易得、不常得,于是古代先民便有意识将鲜茶晒干保存,以备不时之需。
遗憾的是,正如古白茶罕见于典籍一样,太姥山的古白茶也一直沉默不语。随着茶种植面积扩大和制茶工艺创新,到了唐朝时“晒干叶荼”(即古白茶)还与“蒸青团茶”并存了一段时间。随着茶文化开始盛行,文人雅士们忙着记录各种新茶的风光事,朴实无华的“晒干叶茶”逐渐淡出历史舞台,有关它的典籍亦微乎其微。
其实,太姥山所在的福鼎茶区在茶业发展历程中。也曾引进过绿茶、红茶、花茶等制茶工艺,并延续至今,而且还创制出被誉为闽红三大红茶之一的白琳工夫。但值得庆幸的是。古白茶并没有湮灭。那些隐身在崇山峻岭之中的太姥山原住民们。由于缺乏与外界的交流,仍执著地沿用晒干或晾干方式制茶自用。无意间将古白茶制茶工艺保存了下来,并默默延续了千年。
香色俱绝的福鼎白茶
有意思的是,我们还在太姥山一片瓦寺的僧人那里,尝到了一种其貌不扬,却汤汁醇厚、香味馥郁的上品好茶。
僧人们说,这就是沿用古法制作福鼎白茶,他们每年架梯到鸿雪洞顶采摘野生茶树的芽,在灶头摆放、自然晾干成茶后待客,它还是用于治疗麻疹的验方,成品如白毫银针。
其实福鼎白茶,古时称“绿雪芽”,是用荼的外形特征来命名的,白中隐绿,全身单芽满披白毫。明《广舆记》就说“福宁州太姥山出名茶,名绿雪芽”。到了明末清初时。绿雪芽的声名更盛,清初周亮工在《闽小记》中写到:“太姥山有绿雪芽茶。”民国卓剑舟著《太姥山全志》时进一步考证出:“绿雪芽,今呼为白毫。香色俱绝,而尤以鸿雪洞产者为最。性寒凉,功同犀角,为麻疹圣药。运售国外,价与金埒”。郭柏苍《闽产录异》、吴振臣《闽游偶记》、邱古园《太姥山指掌》都有绿雪芽茶的记载。1957年福建茶树良种普查时,就发现从太姥山区有野生古茶树群落的存在,而且传说中太姥娘娘修炼并得道升天的地方便有绿雪芽古茶树。
所以,当我们一边品着清鲜甘醇的白毫银针,一边听着天毫茶业姚银花副总经理侃侃而谈白茶的韵味和功效,不由得想起知名作家黄亚洲对绿雪芽的赞誉:“绿雪芽,我此刻才忽然理解你保持青春的奥秘,你永远十四岁的神奇……愿你长长久久地以蓓蕾的姿态与我对话,让我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在黄昏的紫砂茶壶里,每天,与一位蓓蕾股的少女说上几句情话。”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