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从业人员特征与家政工作特殊性分析

文章 (43) 2022-01-17 13:30:02

1.引言
近年来,随着农民工举家迁移比例的逐年增长,农村进城妇女的人数规模在扩大,家政行业也成为吸纳进城妇女的主要行业之一,本文所研究的家政工作和家政从业人员处于家政行业较为低端的层次,家政从业人员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制作家庭餐、保洁、看护小孩以及老年人护理等低端家政工作,而根据此次调查发现,家政从业人员具有年龄偏大和婚姻状况为已婚的特征,这使得家政行业吸纳的就业群体与城市中的其他产业吸纳的就业群体具有明显的不同,导致家政行业与其他产业的从业人员具有显著差异的主要原因在于家政行业的特殊性,其特殊性主要体现在其技能要求的特殊性和较为弹性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模式。
2. 家政从业人员特征分析
此次对成都市青羊区、武侯区的家政从业人员进行问卷调查,总计发放问卷200份,其中武侯区和青羊区各计100份,问卷全部回收,其中,有效问卷196份(见表1)。
2.1性别特征
根据此次调查发现:家政从业人员绝大多数为女性劳动力,仅有少数男性在从事家政服务工作,而此次调查样本总计为196个,在样本选择地受访者均为女性,可见家政行业的从业人员绝大多数为女性,这也说明了女性在家政行业里具有天然的绝对优势,这也是家政行业的从业人员性别特征不同于其他行业从业人员。(如下表所示)
2.2年龄特征
此次调查显示:从事家政工作的女性的年龄主要集中在30-49岁,其中,尤其集中在40-49岁年龄段,占据整个年龄段的59.6%,也就是说年龄较大的女性成为家政行业的从业人员的主力,这是家政行业从业人员与城市其他行业从业人员的最主要区别,城市中的第二产业、与同为生活服务业的餐饮业等其就业群体年龄结构均年轻化,年轻人是从业的主力,而家政行业的从业群体却年龄偏大,这主要因为较为年轻的外来女性劳动力在从事家政服务上并没有技能和经验上的优势,因为家政行业的技能优势与女性扮演的家庭角色密切相关,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家政从业人员是具有技能与经验上的优势的。
2.3婚姻特征
此次调查结果显示:家政从业人员普遍为已婚女性,其比例占到88.9%,即已婚女性占据绝对比例,这也与家政行业的特殊工作模式密切相关,只有家政工作较为弹性的工作模式才能满足已婚女性兼顾家庭的需求,已婚女性从事家政工作更具有稳定性。
2.4学历特征
调查结果显示:所调查群体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主要集中在小学到初中文化水平之间,其中,初中文化水平的家政从业人员占据最大比例为60.6%,依次为小学及以下为24.2%,高中或中专文化水平的占到14.1%,未读过书的比例为1%。总体而言,家政行业从业人员的学历层次普遍较低。
3.家政工作特殊性分析
3.1家政工作具有弹性工作时间和弹性工作模式
家政工作具有弹性工作时间这一显著的特点,即上班时间自己可以适当把握,而工作内容有以下5种组合,家政从业人员可以根据自身实际进行选择组合,使得自身工作时间得到合理安排和收入得到提升。
3.1.1制作家庭餐与保洁组合
制作家庭餐与保洁组合是作为普遍的一种组合形式,在一位雇主家庭承担午饭或是晚饭,上午和下午的空闲时间在另一位雇主家庭承担保洁的工作,这样对于家政从业人员来说具有两份收入,同时,其工作时间可以较为自由地自己掌控。3.1.2制作家庭餐组合
即在两个及以上的雇主家庭中承担制作家庭餐工作,获得两份及以上的收入,在这工程中,家政从业人员可以较为自由弹性地安排工作的时间段。
3.1.3保洁组合
即在两个及以上的雇主家庭中承担保洁工作,获得两份及以上的收入,保洁组合相较制作家庭餐组合而言工作时间安排更具有弹性。
3.1.4看护小孩
由于小孩子的看护需要时时陪伴,一般情况下较难与其他工作进行组合,但看护小孩大多数是陪小孩玩耍,工作内容较为轻松。
3.1.5老年人护理
老年人护理也需要时时陪伴,一般情况下很难与其他工作相互组合,一般而言只能获得一份收入,无法兼顾其他工作,这也导致许多家政从业人员不愿意选择老年人护理的家政工作。
家政工作的最主要特殊性就体现在其弹性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模式,对于从业人员而言,一方面,较为弹性的工作模式和时间可以使得其提升收入水平,另一方面,弹性的工作时间可以满足其兼顾家庭的需求,家政从业人员普遍为已婚女性,照顾家庭是其必然要求,能够照顾家庭使其个人收益得到了提高。个人效益分为从事职业所得效益与在家庭花费时间而得到的非物质效应两个方面,如果在从社会职业所得到报酬偏低的前提下,如果再没有时间顾及家庭,则个人整体得到的效益就很低。对于家政从业人员来说,绝大多数均是已婚女性,正因为家政工作的弹性工作时间,使得她们方便照顾家庭,因而个人的整体效益较高。一来可以照顾夫妻的生活,提高夫妻生活质量,维护家庭的稳定与情感健康;二来照顾子女的学习和成长。
3.2家政工作有较其他行业工作的低工作强度
家政从业人员的主体来自农村地区,而女性农村转移劳动力并不适应固定的工作时间,上文已经提到,家政从业人员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30-49岁之间,从劳动力供给角度而言,并不是劳动力的黄金年龄段,如在第二产业中,吸纳最主要的劳动力年龄段集中在18-25岁之间,因此,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农村转移劳动力进入第二产业并不具有年龄上的优势,而与此同时,之前多年的农村生活所养成的生活习惯使得这部分女性非常不适应非常固定性的工作时间,如第二产业中工厂里的工作时间非常固定,工作内容较为机械,工作强度较大,工作时间必须全身心投入,不能休息,这使得这一年龄段的女性身体无法承受,无法适应。而家政工作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已婚女性较为熟悉的家务工作,时间可根据自身情况进行掌控,因而家政工作的工作内容相较其他行业工作强度较低。
3.3家政工作职业进入门槛相对较低
家政工作的职业进入门槛相对较低,家政工作的工作内容大多是女性非常熟悉的领域,制作家庭餐、保洁和看护小孩以及护理老人等,应该可以说,多年的家庭生活已经让这些女性在家政工作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通过城市中的培训机构较为简单的培训,这些女性便可轻松上岗,而此次调查结果也显示:对于大多数家政从业人员而言,一般经过15天左右的培训便可上岗工作,同时由于女性在做家务方面具有天生的优势,使得这部分女性很快便能适应家政工作,就相对于其他行业的工作,家政工作的进入门槛较低。
总之,家政工作的弹性工作时间和弹性工作模式,相较其他行业较低的工作强度,以及较低的进入门槛,使得家政工作对于从农村转移出来的30-49岁女性能够很快适应,因而选择家政工作这部分女性劳动力而言是较为理性的选择。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