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养老模式多元化 从居家养老到共享养老

文章 (24) 2022-01-17 12:01:59

目前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老龄化速度持续加快。2016年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高达2.3亿人。而据西安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西安市全市60岁以上人口数为141.21万人,占全市人口的15.99%;今后五年预计西安市每年新增老年人约5万人,到2021年,全市老年人将达到155万人左右。
“老有所依,老有所养”不但是老年人及其家人所关心的头等大事,养老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全社会的关注。近年来,西安的养老模式从传统的家庭孝敬养老向敬老院、养老院机构养老过渡,从单一机构养老模式到居家养老、旅居养老、日托养老、共享养老等多元化发展,一方面为老年人提供了良好的服务,满足了老年人物质和精神需求;另一方面,使儿女们尽到了孝心,解除了后顾之忧,适应时代发展。但是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存在不足和缺憾,需要进一步的改进提高。
多数老人不愿去养老院
“我一个人在家待得好好的,为啥要送我去养老院呢?”家住西安北郊草滩镇,今年78岁的张大妈,自老伴去世后,就一个人待在家中,儿子陈方和儿媳刘云劝她搬过去和他们住在一起便于服侍照顾,还有孙子、重孙子四世同堂,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可是老人不习惯城里生活,说住平房接地气,住高层噪音大不踏实,平时大人上班孩子上学,就她一个人待在家里,隔壁邻居相互又不来往,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宁愿当空巢老人独守家中,也不愿意到城里享清福。
本来陈方的媳妇退休了,可以在家伺候老人,偏偏他的儿子又给他们老陈家生了一个小宝宝,他媳妇要伺候儿媳坐月子,帮着带孙子,一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哪还顾得上照顾老人?眼看老娘身体一天天衰老,还得了高血压、心脏病、胃溃疡等病,陈方便做老人的工作,要送她到养老院去。
刚开始,张大妈死活不同意,可看儿子皱着眉头忧愁的样子,想着儿子一家三代靠工资吃饭生活也不容易,就答应到附近一家民营养老院试着住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再把她接回来。等老人到了养老院,看养老院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饭菜可口,还经常组织老年人开展力所能及的文娱活动,她很快适应了养老院的生活,一旦想家,就让儿子陈方开车接她回去待一两天,然后再回来。
张大妈还是比较开明的,家住西安东郊狄寨原上的孙大爷却是个“老顽固”。由于他患脑梗导致半身不遂,家人帮着可以坐轮椅,老伴在世时,给他端屎倒尿换洗衣服,推着他到村子外边转转,呼吸新鲜空气,过着平静的生活。可2016年冬季,老伴去世了,丢下他一人,无人护理。大儿子在山东工作回不来,二儿子在宝鸡做生意,小女儿嫁到邻村,隔三差五过来给他洗衣做饭,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一家人商量着送他去养老院休养,可老人死活不同意,并以绝食相要挟,儿女们实在没办法,只能就近给他请了一个男护工和一个钟点保姆帮他洗衣做饭,所花的钱比进养老院高多了,而且乡下生活和医疗条件比城里差远啦,但拗不过老人,只能顺其自然。
1月16日,记者采访时,在30位60岁至80岁的受访者中,有6位60多岁的老人表示不愿拖累儿女,愿意到敬老院去颐养天年;有4位老人表示,在家养老和到养老院养老,两种形式都能接受;另外20人均表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养老院”。老人们主要担心:一是生活不习惯,不适应养老院的集体生活;二是没有家人在身边,感到寂寞难耐;三是担心养老机构照顾得没有家人周到细心。
养老模式与市场接轨
1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西安南郊一家养老院的老人公寓,一走进公寓大门,只见走廊设有专门为老年人管理服务的办公室,见客人到来,三位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将记者请进老年公寓,只见80平方米的房间,客厅摆放着簇新的沙发、液晶电视机、玻璃茶几;简易的厨房设有小冰箱、电磁炉、电水壶;卧室里摆放着为老人特制的席梦思床,床上被褥干净整洁;卫生间摆着洗浴用品,24小时热水供应,进门处悬挂着老人特用的拐杖,其设施与配置,完全达到三星级宾馆的标准。尽管该养老机构的收费标准比其他养老机构高出许多,但是前来咨询、入院的老人仍不在少数。
随后,记者到西安多家公办和民营养老院进行了走访,发现从社区居家养老到民营的养老院,无论从老人的居住条件,饮食习惯到娱乐活动、医护保健都有很大的变化。
“我妈妈在这里过得挺好的,每天24小时有护工照顾,同时有医生护士巡查,各方面都照顾得比较周到。”今年53岁的刘师傅为了照顾年近八旬瘫痪在床的老母亲,他提前办了病退手续,由于家里住房紧张,他将母亲送到西安三桥附近一所养老院。“虽然每个月老人的退休金都用在这了,但是我感觉轻松多了!”刘师傅是个孝子,他几乎每天都到养老院照顾老人。在护工的帮助下,每隔两个小时给老人翻次身、按摩、洗头、换尿垫,他认为老人在养老院护理,比在家里强多了。
据记者了解,一般身体健康、能自理的老人养老院一个月收费2000元,交通方便,条件相对好一些的养老院,一个月收费大约3000元。
据悉,陕西现有养老机构9263家,其中公办机构815家、民办机构273家、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8175家;养老院床位共20.9万张,其中公办机构90267张、民办机构56516张、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62435张,总体呈增加态势。
由被动养老到主动享老
2017年9月3日,西安市阎良区皇冠社区首现“共享居家养老模式”,让12位空巢、失独、失能老人得到了帮助。通过“菜单式”的选择,老人在家就可以享受到“精准化”的服务,皇冠社区把愿意从事家政服务、老人护理服务的剩余劳动力以及爱心志愿者组织起来,进行专业化技能培训,社区内的老人,如果需要帮忙,一个电话就有志愿者上门服务。而志愿者们根据服务的内容领取报酬,也可以把“工时”存起来,等到自己家的老人需要帮助时,由其他志愿者提供“对等”的服务。这样既满足了老人居家的传统,又发挥了社区的共享资源,节约资源,提高服务人员的服务效率。
2017年10月27日,陕西首家享老机构——西安银发太阳岛享老基地正式揭牌运营,据该基地负责人张艳女士介绍说,所谓“养老”给人的感觉是被动型的,就是说你已经步入老年,已经被社会边缘化,成了无用之人,必须被儿女或养老机构养着,除了维持生命,体现不到人生价值。那么“享老”则不同,除了给老年人提供必要的物质生活以外,更注重老人的精神生活、精神享受、精神追求。在为老年人提供健康保障、饮食起居的基础上,让他们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享受高品位的生活。比如在美国凤凰城太阳岛、在加拿大养老机构,七八十岁的老年人除了患病卧床不起的,绝大多数老人都喜欢打高尔夫球、骑自行车、在健身房练武术、在养老院的老年课堂继续深造、唱歌跳舞做游戏,一个个生龙活虎的都像“老顽童”。据美国研究老年人心理的专家研究分析得出的结论,老年人参加丰富多彩的晚年生活,可以延长寿命10年左右,降低医疗费30%。
四大因素成养老业发展瓶颈
对于养老业的未来发展,西安健康工程职业学院副院长吴艳梅说,养老并不是沉重的话题,要积极看待,老龄是每个人必经阶段,不可回避。而老人和家属最关注的是养老费用、陪护效果、有没有医疗等。要想办法破解结构性问题,这样才能让老人身心愉悦,安度晚年。
据业内人士分析,陕西现有养老机构9263家(包括西安在内),养老院床位共20.9万张,但在养老服务体系中依旧面临着四大难题,一是设施硬件、服务质量良莠不齐;二是专注点集中在通过硬件来提升服务质量,但对直接提供服务的人员素质和服务质量重视不够多;三是对于养老机构的服务管理体系不够健全,整个养老行业市场急需建立一个具有功能性、高效性和创新性的健康养老服务体系;四是个别养老机构之间,为了争夺客源还存在互相拆台、互相压价的恶性竞争。
采访结束时,张艳表示,要从事养老事业,需要高度的责任感和奉献精神,需要耐心和热情。对老年人除了满足其物质需求、健康需求,更应满足其精神需求,要用慈爱之心和优质的服务来吸引老人,并让其家人满意放心,这样才能取得良好的收效。
a

THE END

发表评论